云雪聊剧本-主题一:测评剧本中边缘人物的界定-剧本杀学院

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测评点之一,剧本再精彩,如果出现边缘人物,那势必会影响某一位,或者某几位玩家的体验,也会非常影响游戏结束后的反馈。因为边缘位玩家,游戏体验差,参与度低,最关键是花了钱,感觉白花了。这要比剧本本身不合理,有Bug,或者环境体验不足,有本质的区别。

但是问题来了,测评里总会看到诸如这样的字眼:“这个人物毫无参与感”,“这个人物和其他玩家没有互动”,“某角色玩家全程玩手机”,“都没我什么事。”,“绝对酱油,半酱油,主线与我无关。”等等这样的评价。但这些测评真的代表角色酱油么?
再者,你也会看到这样的吹爆好评:“全体玩家游戏感爆棚” “毫无酱油位。” “每个角色都很重要” “每个人都是C位” “大家都很投入,都很沉浸”等等,这种评价和测评,难道就等同于没有边缘人物了么?

下面就是个人理解,对于边缘人物的定义,这个定义之前,必须有几个前提假设,主要是针对玩家和店家的前提条件,这几个条件如果不满足,边缘人物无从谈起。
首先,我们必须假设,店家的水平不会影响到玩家体验,包括正向和反向影响。因为差的DM,会带错流程,会给错线索,会简短环节,会放弃,和错误篡改机制,这种情形下的边缘人物,是不准确的;另一方面,好的DM,会提前讲戏,会煽情互动,会额外加任务,会全程引导,这种情形下,会掩盖很多本应该属于边缘的人物。
第二,我们必须假设,玩家的水平不会差到不尊重任务和角色,同时也不会积极到给剧本加分。
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玩家全程不发言,不根据角色的逻辑进行游戏,连游戏中布置的任务都不去哪怕尝试完成,那就没有资格指责这是一个边缘位置。同理,一个非常有经验,而且积极主动的玩家,会给自己加戏,会寻求团队,私聊和额外的互动,这种情况,都会掩盖可能的边缘角色事实。

综上所述,下面我们讨论的边缘角色特点,建立在一个普通不出错,也不出错的DM带领之下,由遵守最基本的游戏任务和角色设定,但绝对不会进行主动额外交流的玩家构成玩家团体。只有这样,你才知道这个剧本会不会真的有边缘人物。

边缘人物主要分为四类,
1. 主线故事脱离人物
2. 背景空白人物
3. 缺乏角色互动人物
4. 机制劣势人物

1. 主线故事脱离人物

这里就需要额外讲一个概念,就是剧本杀中的主线剧情很难界定。肯定有人会好奇,一个故事的主线剧情太好定义了,为什么还需要界定。因为剧本杀非常特殊,由于要带给所有玩家均衡的体验,主线故事会非常臃肿,臃肿到乍看上去奇丑无比,非常混乱,每个人都有戏,都有参与,有时候甚至会显得很滑稽。以下是几种最经典的雨露均沾式剧情设计:

A 全部有杀人动机的谋杀故事。 

B 全部实施了有意或无意的杀人行为的认刀故事。

C 全部都在同一事件中受到伤害的同病相怜故事。

D 全部被困受到威胁的逃生故事。

E 全部要争夺某一个目标的阵营或个人登顶故事。

F 全部成为揭秘过程一环的拼图还原故事。

琳琅满目的故事里,定义主线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举个简单的例子。甲死了,嫌疑人A,B,C,D,E。 A,B和甲合开一家公司,商战故事,背信弃义,要杀死甲。;C,D,E和甲是亲戚,为了争夺甲父亲的遗产,要杀死甲。
主人公自然有甲,但剩下的主角应该是谁呢?是商战故事还是遗产故事呢?每个玩家都希望自己的故事是主线,如果让玩家感觉到自己的故事不是主线,马上会认为自己酱油了,成为了边缘人物,剧本就必须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那么玩家会在什么状态下人物自己的故事不是主线故事,从而成为主线故事脱离人物呢?
1. 各方面体量不均衡:
也就是关于自己故事的描述或者参与度明显少于关于另外一个故事的描述和参与度,重新回到例子里。和商战有关的A,B玩家,玩着玩着发现这个剧本的后半程搜证全部是谁该继承遗产,又或者最后机制就变成了争夺遗产。即便会给自己机制上的技能平衡,但从故事线上,A,B和遗产继承是脱离的,不管技能再强大,玩家还是会有边缘感。(这里我多强调一遍,我们指的是基本尊重游戏但消极的普通玩家)
又或者,甲死后留下了大量和商战有关的证据,却只有一张遗产继承表之类的零星证据。那核心故事讨论就会集中在A,B玩家身上,C,D,E就会有主线剧情脱离感。

2. 嫌疑引导不均衡:


实锤证据明显指向某个故事线,又或者简单的排除法后,可以集中在某条故事线上开展讨论。回到例子,甲死之前,正在准备一个重大的商业会议,并被实锤线索确认是在会议中死亡的,参与者是A和B,C D E就算准备好了作案手法,作案动机,但会议没参加,一个实锤,让三个人没了嫌疑,没了作案时间。会让所有玩家认为,故事主线就是商战,和遗产继承已经关系不大,C D E玩家游戏边缘感剧增。

3. 主线不能全程参与:


这个其实是很常见的剧本问题,故事包括了起承转合,而角色只参与了其中的一到两个阶段,也会导致边缘。回到例子,甲从小和A关系非常好,白手起家,但最后背叛了A,自己私吞股份,另建了个公司,然后和B成为合伙人,同时卷入了和C,D,E的遗产勾心斗角之中。作者很容易认为,A和甲都已经是发小了,参与了甲的历史全过程,应该不会边缘了。但是恰恰相反,A只参与了故事起的这部分,和后面的矛盾激化彻底脱节,从而很容易成为一个死者的背景复读机,或者故事还原提取机。
大家一定都有这样的精力,游戏里有个人对于死者的过去啥都知道,但是除此之外,一无是处,今天的事情和他毫无关系,成为一个信息人物,有什么不清楚的就去问问,但是仅此而已。A玩家的游戏体验不会好,边缘感陡增。

好了,今天写太多了,明天再来讨论下一个分类的边缘人物。

谢谢大家支持,我其实该去休息了,但下个类别字数不算太多,我就先更新一下。

背景空白人物。

这里同样,我们要界定一下什么是背景。这里我要强调,剧本杀里的人物背景,是有效背景。并不是说你把人物的祖宗十八代,一岁到一百岁都聊一遍,就叫做背景充实了。有效人物背景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1. 对于人设和人物的行为逻辑有决定性帮助


正例:他从小被父母殴打,在孤独和冰冷里成长,他不相信爱的存在,质疑一切光明的神话,暴力是唯一带来安全感的源泉。 
上面这个例子里,从小被殴打,没有人爱,是有效的人物背景,为人物的暴力倾向,偏激性格,和人性阴暗面做了有效铺垫,所以如果这个人忽然搜出来他分尸了一个人,或者有变态癖好,当你了解了他的童年背景后,你会认为这个人设是站得住脚的,是合情合理的。
反例:他从小特别喜欢吃西红柿鸡蛋,每天等待着妈妈带给自己的佳肴,最怀念的就是躺在妈妈怀里听故事,为了一个故事,他可以努力一个学期拿满分,这就是他的执着。
上面这个例子里,可以看出主人公是一个乖巧的,喜欢听故事的人,但是在剧本杀里,如果你的剧情是,这个人杀了自己出轨的爱人,又或者因为贪污欺骗了最好的朋友。你都无法从这段背景提取任何的合理性,玩家读这段背景故事,哪怕你文笔再好,也是无效背景,白读。

2. 对于揭秘核诡,或者还原故事核心,有决定性作用的背景故事。


通过背景故事里的伏笔,细节,和部分证据相对应,用来佐证,或者实锤作案手法,或者故事真想的,才是有效背景,这也是作用最大的有效背景。由于案例很多,也可以很复杂,这里举个特别简单的例子:
A从小学习努力,但因为是左撇子,遭人嘲笑,所以他刻意练习,留下了很多练习成为右撇子的习字贴,是旁人的一倍还要多。 然后在案发的剧情里,一个非常明显的实锤线索指向了右撇子玩家,搜证中发现,留下线索的犯人字迹异常的公正。
努力练习右撇子+过于明显的线索指向右撇子+自己是左撇子+字迹异常工整
4条线索形成半实锤的证据链,直接暗示出一个角色偷偷伪装成右撇子写字,然后陷害给他人的故事真相。这里的儿时努力学习右撇子,就变成了非常有效的背景信息。

3. 大背景,和沉浸代入密切相关的背景故事


对于一些沉浸类,大局观类的剧本,前期的大局背景铺垫是必须的。这个段落读起来会非常枯燥有时,玩起来一开始也会显得很多余。但这类背景,如果和最终要表达的价值观,核心任务达成,又或者沉浸效果相关的话,就是有效背景。
国仇家恨的历史大背景,可以丰富角色作出最后抉择时的紧迫感和矛盾感
充满细节的学校背景故事,可以让校园恐怖本的代入真实感倍增
情侣之间看似无意义的情话对白,在角色最后出现情感转折时,可以达到神奇的效果。特别是大家如果注意,很多情感本最后都会有一段话,或者卡片,或者信,或者日记等,留给角色玩家。里面都是在Call Back,也就是重复剧情中出现的无意义“废话”,瞬间让玩家带入角色,击中泪点。

界定完了什么是有效背景,那我们就非常好定义背景空白人物了,那便是缺少有效背景的角色人物。
基本上,只要达不到以上三点中任何一点的背景叙述,基本就是无效叙述,如果除此之外,都没有有效叙述,基本上就可以定位边缘人物了。

我很爱分类,因为这样逻辑更清晰,大致可以分为三类背景空白:

1.无效背景比重远大于有效背景,或者根本没有有效背景。


这种情况下,即便你十句背景故事里,有三句很重要,但玩家不是编辑,很容易读漏,你的精心铺垫就白费了,照样成为了背景空白。所以千万不要抱怨玩家说:“这谁能看得到“,因为不是每个玩家都是精读玩家(当然这里牵扯到玩家的细分类,估计是另外一个帖子的事情了。)

2. 无效背景和有效背景产生矛盾


大家可能想象不出,我来举个例子:
A从小特别喜欢扶老奶奶过马路(无效背景), A前段时间和老板大吵了一架,还打了老板(有效背景),结果老板死了。
这个时候,无效背景和有效背景彻底脱节,甚至矛盾。那玩家在分析A角色的时候,就会取舍,如果你相信了无效背景部分,那这个玩家不仅酱油,而且尴尬。 如果玩家相信了有效背景部分,由于无效背景的存在,会增加所有其他玩家的无谓思考量,但思考不出什么。这个时候玩家会怎么办?最经常的一句是:”咱们先聊下一个事情。”同样会让A角色玩家成为大家不愿意聊的边缘人物。

3 看似有效背景的无效背景。


这种类型是最伤玩家的,因为你的背景给了玩家期待,但结果却是“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举例:A是国家间谍机关的首领,掌握着国家命运,有生杀大权,一个你追捕的叛徒,你正准备杀他的时候,他死在家中。这个时候,A期待的是,大家看似在国家的谜团中游走,自己的角色绝对是信息量爆炸的C位。但是这个时候,你却发现,其他人的动机全部都是爱恨情仇,和国家半毛钱关系没有,你一直期望,结果一直失落,到了复盘,除了你跟国家有关,其他都没有关系。你作为玩家,会怎么想呢?这不仅仅是酱油,还是被骗了一晚上的酱油。

以上三种情况造成的边缘人物,是确认的边缘,如果一段测评里面聊到了以上相关内容的边缘原因,就是真实可信的。

明天不确定能不能更新,反正我会慢慢写的,字数过多,如果看不下去,绝对不勉强,欢迎留言提问。

下面我们继续来介绍边缘人物类型

3. 缺乏角色互动人物。

其实所谓的缺乏互动,因素很多,正如我在开篇提到的前提,玩家必须遵守基本的任务和角色设定。
如果角色要求寻找A的秘密,但是玩家就是不和A聊天,这就和剧本无关了。再比如,角色故事背景里非常爱B,但是发现B有了个神秘男友,就算不设计任务,作为角色本身,难道就不想去质问下B么?就不想知道那个神秘男人是谁么?如果完全不问不提,同样也不是剧本的问题。

那么剧本造成角色互动缺乏,主要是以下几种情况。

A,其他角色零认知

 
也就是说,大家经常听到的,“为啥我本里没有你,也没有你,怎么也没有你?”这种角色,很容易被边缘化,因为你对其他角色没有认知,就很难产生矛盾,戏剧性,或者是好奇心。但是这里必须说明的是,并不是每个角色都必须出现在别人的剧本里,很多时候,全部出现,也是不合理的,剧情会很臃肿。
一般来说,一个角色里出现的其他角色需要超过玩家总数的半数以上,来保证角色的绝对互动量。比如一个8人本,一个角色的本里,必须和其他至少4个角色出现互动。这样一来,只要和这四个角色互动,就大概率可以了解到剩下3个陌生角色的基本背景。
这里的指的“角色出现”其实也是分类别的,分为 直接出现,间接出现,隐藏出现三种情况。
直接出现: 人物真人真名,出现在一个角色的剧本里。
间接出现:人物真人真名,出现在一个角色剧本里的简介描述里,比如新闻里提到过这个人,其他的传说里提到过这个人,别的人提到过这个人,都算是间接出现。
隐藏出现:人物非真名真人,出现在一个角色的剧本里。比如你和角色A从小长大,后来A被掳走了。以B的身份重现出现,但一开始你并不知道A就是B,感觉你和B无关,实际是有关的。
任何一种出现,都算作角色实际出现在了剧本中。
所以,如果一个角色剧本里,有超过半数的其他角色,没有以以上任何一种方式出现过,就基本可以将这个角色定义为边缘位。

B. 其他角色无效认知


你知道一个人,和真正有和该角色进行互动的欲望,是两个概念。
举例:如果A和B曾经是恋人,现在发现B的现任老公死了,那么A和B的这段恋情就是有效认知,因为B在和A的感情处理方法,会影响到对于B和死者之间的关系,所以A必须和B聊天。
同样,如果A和B曾经是恋人,现在发现C的现任老公死了,且死者和B只是同事关系,任何搜证不曾提及B和死者的情感线,那A和B的感情史就是无效认知,聊了也没啥意思,就会降低A和B的互动欲望。
所以,如果超半数的角色在剧本里属于无效认知,该剧本的玩家也会有边缘感,缺乏互动欲望。

C. 其他角色错误认知


可能会有人问,错误认知是不是剧本写出BUG了,其实不然。错误认知其实指的是剧情内的错误。
比如:A以为B是个普通的白领,结果B是个高级特工,A就对B产生了错误认知。这种错误是制造剧本悬念的关键,还有大家已经玩吐的“人皮面具”,都是这个类型。
但是什么事情必须有度,如果一个玩家发现,他剧本内提到的角色,都是错误认知,最后都有多一层,或者多层身份,这个玩家会十分沮丧,因为作为玩家,没有人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会让自己像个傻子。这种情况产生的边缘玩家,在游戏结束后,甚至会很愤怒,也是喷本的主力玩家。

缺乏互动角色,玩家的体验一定是骤减的,但是在以下几种风格的本中,角色互动的作用会被淡化,玩家甚至可以谁都不认识的开始游戏:


1. 逃生本。 
这种类型,玩家的共同目的是逃生,且剧本中不存在卧底或者捣乱分子,那么所有玩家会忽略互动的缺乏,只要互相能够进行逃出的协助,基本是可以被接受的。

2. 独立还原本
还原故事的重心,是围绕NPC而非玩家,玩家和NPC关系联系并不紧密。这类本其实很有争议,我只见过个别几个还不错的该类型剧本,多为组队破案的剧本,或者组队揭秘剧本,但这类剧本很难做到高分,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互动实在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