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已经获得原作者许可转载发布)

前言

我是一个来自某一线城市的店家。

现在疫情已经结束了,但是报复性反弹并没有来,房租也并没有降低,新的剧本也没有像发行承诺的那样带来客户。

疫情期间行业的噪声很多,和店家直接相关的还是关于正版盗版的争论,不少“大佬”也发表过自己的观点。

当时我没有参与,因为站队不会帮我过好这一天。

但是这件事情,还有之前很多很多的事,回想起来,让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盗版发行是真小人,

正版发行是伪君子。

盗版发行是真小人

盗发是真小人,而且是逐利的真小人。这一点是大家的共识。

也正因为如此,盗发的服务是很好的,听说剧本打印质量也不输于正版(虽然我不全信,但是我又觉得挺合理的),生怕找到的店家不满意走掉了。

想想也是,因为:他们不占理,所以只能让利

在这个层面,至少他们是“诚信的商人”,因为他们害怕没店家来。

正版发行是伪君子

为什么说正发是伪君子呢?

君子是一个表面的样貌:看似他们拥有剧本的版权,然后和店家公平交易,是一种合作的关系,“为行业发展做努力”。

但是,其实这套“交易规则”,只是正发创造的一种,堂而皇之侵占你的利益方法而已:

1.要求你买各种尚未成形的概念。俗称“预售”,但是出版日却是不限期的。就算你找他要,他顶多就是退钱,态度还恶劣。

这种不给交付期限的收费,在刑法里叫非法集资;如果发行跑路,那就是诈骗。这个放到其他行业都是犯法的。

2.朋友圈都是无脑吹,但是错本,烂本通天飞。朋友圈一看欣欣向荣,觉得明天就要暴富;买回家发现自己还是那个自己,又不敢退,害怕得罪“大佬”。

明眼人都知道任何事物都有优点缺点,但是朋友圈能看到的都是无脑吹,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什么时候,我已经接受了这种非法集资的行为,无脑掏掏掏。

    什么时候,卖家按时及时发货,变成了一种施舍而不是义务?

什么时候,我已经默认了“买到烂本”的情况,甚至预留“烂本额度”。

    什么时候,卖家产品质量不行,需要买家掏钱买单?

正版发行,可不就是拿着“公平”的规则作为幌子,实则各种侵占我利益的伪君子么?

明面上,把自己标榜为“行业领导者”,或者是“店家合作伙伴”;

暗地里,满脑子想着怎么收割店家。

如果你提出抗议或者负面意见,就“软性威胁”你:不和我合作,我让你在行业内买不到好剧本。

我和周围几个店家,都是笼罩在被“软性威胁”的阴影下。

我一直都觉得,这种阴影下的“合作关系”,不能称为不是你情我愿公平公正的交易,而是为求平安息事宁人的保护费。

我知道:我交的不是买剧本的钱,而是保护费

行业潜规则

“保护费”其实也算是行业大都自明的潜规则了。

如果你是买独家本,那么潜规则还不止于此。

之前展会发生这么一个事情:有个女店家为了买独家本心甘情愿给发行掏钱,打杂,陪睡(对,没错,陪睡)。

当然,发行也会说“这是你情我愿,都是成人的自主选择,谁让我有才华”。我觉得道理没毛病,但是我还是想说:

虽然盗版不是人,但是你是真的狗。

这个事情是确确实实有发生的,并不是我编的。而且这种事情也只是“潜规则”的冰山一角,我根本无法想象“台下交易”到底还有什么?

遵守潜规则,你还是输

补充一句,那个女店家也还是没拿到那个剧本,毕竟发行说这些行为都是“心甘情愿“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我不知道他们翻脸没(大概率没有),但是我知道那一夜女店家肯定成长很多。

此外,还有一件事情彻底改变我的看法:

我曾经和一个发行关系很好,也帮他们卖剧本。有一次他们讨论无意提到:有个店家真烦,为了抢本哭着跪着拉着我的裤腿,但是那个剧本是要给XXX店的(某个大店,应该是有利益交换吧),真让我难做。

那一瞬间我没有任何表情,我只是默默远离了他们。

但是我从此对发行就改观了:

我们用金钱和殷勤表示对剧本的爱,

但在发行眼里只是利益平衡的阻碍。

我也知道了:就算是我交足了保护费,就算是再哭闹,甚至陪睡,我也依然拿不到那些最好的独家本。

最后

现在有发行确实也能称得上兢兢业业,正人君子,但是他们又往往没有足够影响力,要么被同化,要么活不下。

所以,还是那句话:

盗版发行是真小人,

正版发行是伪君子。

伪君子,就是虚伪在于表面上是和你合作,给你鼓励;实则仗着自己有行业稀缺好剧本,盘算怎么最大化收割利益,铲除异己,满足私欲。

(这不就是PUA吗)

我不排斥发行这样,我也很佩服发行拥有这种能力。但是我唯一受不了发行赚了钱,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所以,我很羡慕那些从来不去展会的店家,只通过小黑炭买几个剧本。因为那才是真正生意该有的样子。

如果你是一个新店家,正想“入行”去展会,那我劝你三思,至少心里做好准备。

今天随便发发牢骚,发行该赚钱还是赚钱,该立牌坊还是立。店家该掏钱还是掏钱,该被欺负还是被欺负。

请你转发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行业的真相。

请你不要吝啬你的转发,不要让自己成为这个悲剧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