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斯蒂边卡城的一所民居中,一个孩子正坐在火炉旁取暖,他披着一张毛绒绒的小毯子等待着今晚的晚餐。

“又是一个寂静的冬夜啊,今天晚上又该想些什么呢?

“嗯……”他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去餐桌倒了杯热乎乎的水捧在手上,回到火炉旁抿了一口热水,眯起了蓝色眸子的眼睛。

在米泽克勒城里有座米泽克勒堡,米泽克勒堡的东南方向有片茂密而幽深的丛林,丛林深处的模样谁也不好说,在米泽克勒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奇里马者乡,丛林别来往,管你弱或强,要命没商量”。

目光从破旧的羊皮地图上延伸,奇里国在米泽克勒城的东南方向,与米泽克勒相隔了一个赤苣海和那片幽深的丛林。奇里虽是个国,却由于地小人少被别国戏称为奇里乡,但这奇里国既然能够屹立在地图的一方,也自然有它的能耐和道理,奇里国多勇士,英勇且善骑马,而且管理这个国家的几十世国王也都治理得不错,向来没有昏君的出现。

奇里国与米泽克勒之间互相存在着神秘感,因为丛林的缘故,两地之间没有直接往来,只偶尔能从遥远的南方来的人那里听说一些两国之间的事情。就这样,两个国家的岁月在平静与向往中缓缓流逝。

时光依旧在一年年度过,这时奇里国在位的是第二十九世国王。奇里国有一位唱着诗歌骑着骏马的小伙子,他金发碧眼,有着不错的样貌和口才,受到奇里国王爵的器重。他似乎从不在意未来两字,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让他觉得遥远而不切实际。“亚斯,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是想娶位漂亮的姑娘还是先登上官位?”经常有人这么问他。“嘿!想这么多做什么呢,做好现在的事情就好了,过好现在的日子是多么令人快活啊。漂亮的姑娘以后也许会遇到,高高在上的官职也许有一天会得到机会,谁能说得准呢!”他坚守着自己的善良,日子过得充实而无恙。

在一天夜里,他如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翻看着诗歌集,忽然听到窗外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侧耳聆听,悄悄放下书起身开窗。在四处张望过后,他发现在窗外有只受伤的鸟儿,急急忙忙将它拾起来带进房间里。“原来是一只美丽的鸽子,洁白的羽毛真是令人喜欢啊。”他喃喃道。鸽子尾巴的羽毛上有三处显而易见的斑点,腿因为受了伤流出血液。嘴上还衔着一块精美无比的蓝色石块,它似乎有些警惕,不愿将石块从口中放到亚斯的手中,这让亚斯有些摸不着头脑,“或许是因为这石块对于它来说很重要。”

第二天他将鸽子包扎好后将它安置在了一个精致的笼子里,“放心吧小家伙,等你伤好了,我就放你回家。”亚斯温柔的看着这只鸽子,鸽子似乎明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并且扇动着翅膀,将口中的蓝色石块缓缓放下。亚斯俯下身子,这才注意到鸽子的另一条腿上有一张细小卷好的纸条,隐藏在羽毛下。他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拆下,慢慢的放在手里铺展开来